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

2020年08月29日 16:42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是自己的,生活需要用心经营!

其实在很多国家,不买房早已成为当地人们潜意思里的观念。例如在与我们一水之隔的日本,选择租房是一种时尚的趋势,而德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国家,租房早已是不少人一辈子的选择。在我国,如果你去询问一位租客,为什么要选择租房而不买房,你得到的答案99%是“没钱买房。”因为在我国,除了大部分人思想观念较为传统这个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租赁市场混乱,租房不仅享受不到买房的同等权益,还给自己徒增了各种烦恼,毕竟跟“黑房东”、“黑中介”盘旋,并非易事。这个是一个很现实且残酷的话题,经常听到身边人八卦到:某某和某某某都快要结婚了,却因为男方买不起房,最终崩了。这种事情发生的越多,越引发我们对于婚姻与房子的思考。难道租房就不能结婚,一定要买房?过去的几十年里,“有钱买房、没钱租房。”,“早买房早赚钱,越迟买房越吃亏。”,“不买房别想娶我女儿。”……这些观念已经深入中国人的心,但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房价的不断攀升,买房的难度也逐渐攀升。你愿意租房结婚吗?租客网就此话题展开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人表示租房做为短暂过渡是可以接受的,两人结婚是因为爱情而不是房子,安全感可以从其他方面获取。但也有一部分人表示,结婚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安全感,接受不了。有人这样说: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是自己的,生活需要用心经营,这跟房子是不是租来的并没有多大关系。总想着自己有了房以后要怎么怎么样,却忽略了租的房子也同样可以啊,毕竟生活不是租来的,要把生活过的有滋有味,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说租房结婚对婚姻本身并没有影响,影响婚姻的是内心。那么对于租房有哪些要求呢?要装修精美,配套设施齐全,交通便利,服务周到,安全,还是各种活动应有竟有?不管你有什么要求租客网都可以满足你!幸福从不因房子而决定,选择租客网,让你的“租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为您打造一个温暖的港湾!

2020年10月14日 09:38

不要再“一人成家,掏空全家”了

在大城市生活,其实最痛苦的还是住房难。许多优秀的职场人士,在职场拼命奋斗,但拼尽其终身也难以在一线城市的角落买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因为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根据众多研究机构的统计,日本、德国的平均首次购房年龄都超过了40岁,英国、美国大多在30岁以上,而中国的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仅为27岁。与西方相比,我国的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其实无外乎三点因素:一.房价太高;近20年,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房价总体走势也处于持续上涨中,很多城市的房价几年间甚至翻倍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很多人就产生了“买房紧迫感”,甚至有早买早赚的想法。二.社会环境;20多岁正处于结婚的年纪,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房子是安居立业的基础,甚至很多人觉得男士没房就达不到结婚的标准,无论是刚需还是为了做婚房和学区房的改善型需求,买房都是硬性需求。三.租房太“烦”;人总要有一个住所,如果不买房肯定就要租房,但是从这几年我国的租赁市场来看,想安心无忧的租一套好房,也并非易事,“虚假房源”、“黑中介”、“乱收费”等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套路贷”等问题却又浮出水面,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去租房!但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部分类似于租客网在内的信用体系健全的租赁平台的出现,租房过一辈子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烦恼,反而让自己的经济以及精神上更轻松,不用再为了“一人成家,掏空全家”而犯愁。平台致力于解决中国租赁市场当前低效、混乱的不合理现状,提升所有租客的租赁体验感,并采用“单方收费”的服务方式,杜绝所有乱收费行为,减轻租客的经济负担。平台“单边收费”是指,除了租金等住房基础费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包括中介费。从线上选房,到线下看房,再到确认搬家,租客方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还享有搬家服务!任何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往往是创新与温度。毋庸置疑,从供需端匹配需求,租前租后服务都提供更优品质的租客网,以租客群体的支持为基础,未来发展也将驶入快车道。

2020年08月13日 10:37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